Wednesday, December 19, 2007

被人放冷箭(3)


洗脫兩點罪名

根據最近兩篇非議李逸的文章看來﹐有兩個大焦點足以影響李逸的名譽與地位﹐如果李逸沉默而置之不理﹐外人必須誤會李逸默認了人家的指責﹐有鑑以此﹐李逸不得不挺身而出來洗脫下列兩大貶評。

1(沙塵) 十足﹐未紅先驕。

2﹐失信﹐出爾反爾。

其它附加的痛責雖是芝麻綠荳的小事﹐李逸對以撰稿人默驢技窮和畫蛇添足文筆一笑置之﹐而且認為是無關宏旨的添加之罪﹐例如李逸的(天賦)有一副美好歌候﹐但根本不知(技巧)與缺乏臨()經驗﹐其實技巧是經驗的累積﹐至今李逸還是不敢自詡是成功的歌星﹐他還要下一番功夫向歌藝技巧進軍﹐以前(未紅) 如此﹐現在(紮起) 如此﹐將來亦是如此﹐李逸並不打算停留在一個階段﹐他將精益求精﹐永遠全力以赴為演唱藝術而努力﹐他並不迷信(天賦) 的本能﹐一切的成績都要靠自己的鑽研。

李逸也說﹐幾個月來他跑了許多碼頭﹐從東馬跑到西馬﹐參加的班底並不局限以一﹐兩個班主集團﹐在精力和時間的適當下﹐有人邀他加盟曾接受考慮﹐那一段時間他與各班主與髦下撰稿人融洽相處﹐合作愉快﹐只是最近他為了公司的一紙命令﹐催他回到錄音室灌唱片﹐加上跑的碼頭太多﹐恐怕荒廢了對歌唱藝術的精湛研究﹐他已決定不在多作現場演唱﹐而且頻頻拋頭露面﹐歌友會認為濫唱﹐因此他暫時停歇﹐回到錄音室去下功夫﹐養精蓄銳﹐隱退一個時期在作打算﹐這點並不是他吊起來賣﹐只是說他收來自我(礪) (斟酌)

李逸表示﹐他縱然是口頭上答應人家某個歌唱會客串演唱﹐可是該歌賽會展期並與他的灌錄唱片時間衝突﹐錯的並不是單方面﹐主辦者麾下的撰稿人不應因曀廢食﹐對他發牢騷﹐硬把死貓給他吃。李逸說撰稿人不就事論事﹐顧左右而言他﹐胡扯一些無關痛癢的雞毛蒜皮來(陷害)他﹐意圖廣大讀者(歌迷)對他產生反感甚至起來(杯葛)他﹐這完全是撰稿人對他私人方面的(利害關係)。李逸對以撰稿人不成理由的理由(說他墮入情網﹐難免有大昏其浪的時刻﹐或許李逸在跑碼頭時念念不忘其情人﹐於是心有所思﹐以致對旁人的招呼有所疏忽﹐逐被視為驕傲﹐()氣十足﹐不禁莞爾一笑。北馬報章另一位撰稿人指責他(一朝得意盛氣凌人)(出爾反爾)﹐李逸正與友好商量對策﹐必要時在北馬召開一個歌友會來闢謠﹐才不致以訛傳訛﹐使他含冤莫白。

李逸對於上述兩宗指責耿耿于懷﹐不可終日。尤其是指他(失信爽約)之時﹐李逸再次聲明﹐初期該團體鬧(雙包)﹐不知團主是誰﹐無從適從﹐至今團主屬誰明朗化之後﹐他已愛莫能助﹐時間上他不能分身開一賣二﹐況且他跑碼頭已感疲累﹐必要停下來歇一歇養養神﹐並不是他故意刁難當事人﹐再說改團最近又告展期巡演﹐朝秦暮楚﹐罪狀不可以歸咎在歌藝人身上才對。李逸對以撰稿人(損人利己)的廉價而具有效力的宣傳感到痛心﹐如果他默不出聽﹐便是一個被(利用) 反效果宣傳的犧牲者。

完這篇文章﹐過程是很充實的﹐當我一面抄﹐腦海浬一幕幕的影像就在穿梭了﹐我會感到好像我就坐在當時﹐聽著他們的訪問﹐想要叉一支腳﹐搭搭嘴﹐但卻一點也身不由己﹐哈﹗有點誇張﹐但還是要說﹐好的文章真的很難得﹐我必須不能錯過﹐接著還有一張文章﹐是很仔細的把當時麗星歌劇團的其中一個演出節目寫出﹐那個藝人演和什麼節目名字也有記錄﹐哇﹐很難得的噢﹐等寫多篇桂花姐的文章﹐再安排。

1 comment:

钟可斯 said...

我想喜欢李逸的歌迷都有一把年纪了,但没有人像我们这样长情,我小你两岁,至今也还在听李逸的歌,有点怀旧和跨时代感。

从卡带到CD到黑胶CD到DVD(最近出版的)我都有收集,但没有像你ez样狂热发烧,替李逸写回忆录,如果说到资格,我想谢木是最适合的人选,因为他是那个时代的记者、撰稿人和媒体工作者,内幕消息肯定比我们多!

从小学到初中开始听李逸的歌,那时候他已经成名了吧!从《唱首情歌给谁听》开始,初中才有零用钱去买他的专辑,像《轻轻呼唤你》、《但愿》、《我有一个谜》开始喜欢李逸。我和他的弟弟李金峰(同父异母)是高中同学,我们在班上就是谈李逸讨他哥哥的玉照。

我看过一次《丽星巡回团表演》,听李逸在台上唱歌演戏,那时候上演的剧目是《飘香万里情》,很捧,很投入,绝无仅有的一次!其他时候就是听蒙润荣主持的《音乐世界》,期待李逸的最新专辑,就这样。他的巅峰时期应该是《问白云/春天里》那张专辑吧!

他去世之后也有一些类似他的声音的歌手涌现,但没有像他这样的功力和传神的唱腔,所以他还是无可取代的活在歌迷心中,不管过了多少年。他和婷婷的女儿应该很大了吧!

我也有追看报章刊载的《逸难忘》,算是对他的追忆吧!《歌与星》杂志我有印象,我那时买的杂志已经是叶啸编的《热门》了!

基本上你也写得不错,很多我不知道往事,但很多错别字,出版时记得腾清啊。。。

你曾在我部落格留言,我的网址如下:

http://my.hibiscusrealm.net/zhongkersze